要在这个物质社会生存下去,别人才有机会听得到你

发布于:2020-08-05 分类:相机热榜   

要在这个物质社会生存下去,别人才有机会听得到你

《洪堡的礼物》,是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索尔‧贝娄的小说,内容描写美国二十世纪的生活,反映出人类在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之间的拉扯,灵魂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变得贫乏空洞,失去想像力、感受力以及自我的独特性。艺术和诗歌再也不能引起世人的讚叹,人们无法理解柏拉图式的美,但在追求财富和名利的同时却又感到虚无和孤独,似乎只好无可奈何地等待着死亡将一切抹去。

小说主要集中在两个角色,洪堡和西特林。洪堡是一位诗人,他的诗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,颇受喜爱,还得到T. S. 艾略特的赏识。但随着经济迅速的发展,物质主义当道,洪堡不再受人重视,他想把诗,把美,把精神的富足献给这个世界,却被认为是过时的东西,他想把世界装饰的光彩夺目,费尽心思,才装饰到肚皮,而肚皮以下仍是粗野的裸体。洪堡陷入了孤独之中,他醉酒,潦倒,脾气暴躁多疑,还有躁郁倾向,后来被人套上手铐抓进精神病院,在路上拉肚子,就在这骯髒的情况下被关起来,出来后穷困无依,最后心脏病死在一家低俗的旅馆内。

西特林是一个犹太移民的儿子,因为崇拜,所以离开家乡到纽约追随洪堡。洪堡和西特林既像兄弟,更像父子,洪堡经常向西特林讲述各种思想,不管是文学、哲学、社会或艺术无所不谈。之后,西特林以洪堡为原型,创作了一部戏剧《冯‧特伦克》,获得了巨大成功。成名后的西特林便纵情声色,花钱如流水,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想打他的主意,从他那捞点好处,最后他被人吃乾抹净,几乎破产。

其实西特林一开始只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,他的内心充满激动,彷彿透过一块瑰丽的面纱看世界,我想这个时候对他而言,每一件事物应该都沾染了玫瑰的色彩,所以他才会找上洪堡,与其说倾心于他的才华,更不如说洪堡的精神,如同阳光和水灌溉了西特林的心灵。西特林后来迷失了,虽说他不断思考人类的议题,他却不知道如何在这个物质的世界站稳脚步。他有很多伟大的计划,想在人类的现状中另闢蹊径,但被表象遮蔽双眼,不只识人不清,也不识自己,最后只是一连串的灾难。

洪堡死后,西特林的内疚、对死亡的恐惧,使他徬徨悲观。内在,他更加潜心于人智学,寻找来世的提示,相信死者依然在我们身边,表现在外的则是,他对年轻肉体的依恋,必须在他貌美的情妇身上,藉由情欲,在逐渐老朽的身体内灌入活力。就如西特林自己说的,他瑰丽的面纱早已破旧不堪,他已经看不见这世界的美了。

这本小说的内容,讲得是所有知识份子、所有精神文明追求者的痛,在一个注重物质功用的社会里,充满各种想法却没有文化。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真正地活着,因为没能发挥的潜力而烦闷不已。诗人和艺术家只有在死后才被正视,而其实他们只不过被当成炫耀的文明符号。这个世界有表无里,掠夺了一切,却仍感到贫乏,千千万万的灵魂正在枯萎。诗人想给这个世界美丽的玫瑰,世人却叫他在自己的粪便里发臭。

我想索尔‧贝娄要对所有知识份子说的应该是,不要当理想主义的洪堡,也不要当功利主义的西特林,要在这个物质社会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,要活下去,别人才有机会听得到你想说什幺。不要被现实打倒,不需要透过疯狂和堕落来使自己变得有趣,珍惜自己,珍惜自己想传递的价值。不要闭起眼睛假装看不到,就像西特林躺在沙发上一昧逃避真实的世界,想把堕落全都留给别人,最后它们全都找上门来。西特林他不明白「生活」是一个动词,不是一种静态的被动状态,他对死亡之所以会感到焦虑,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虚掷生命,没有积极的行动。

西特林说,他曾经体验过生命之光,但由于生存竞争和实用性,他放弃了。要是有机会你也体验到那到光,感受到它的美好,一定要好好抓住它,然后努力地不要让它熄灭。如果每个人的生命都能因这道光而闪闪发亮,那幺这个世界再黑暗也会隐隐地透出一点希望。


正文到此结束.